他把民政资金当做了取款机 ——丽江市宁蒗县新营盘乡原民政干事毛建华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日期:2020-08-25来源: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点击:952 字号:

2018年5月8日,丽江市宁蒗县新营盘乡原民政干事毛建华被宁蒗县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9月28日,毛建华被宁蒗县纪委监委给予开除党籍、政务开除处分。2019年2月25日,毛建华被宁蒗县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贪欲,他用34个惠农一折通套取民政资金300多万元

2018年4月,该县纪委监委纪检监察三室对该县新营盘乡2011年至2018年期间的农村低保发放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在查看银行放款回执单时,一个异常情况引起了纪检干部的警觉:有多笔款项都打入一个户名为“毛森土哈”的账户中,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纪检室和主任都觉得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问题。

“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该县纪委监委迅速成立专案组,办案人员迅速出击。

通过调阅大量相关资料进行对比核实,办案人员发现,新营盘乡原民政干事毛建华在2010年7月至2018年4月担任民政干事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负责发放民政资金的过程中,冒用户名为阿西阿左、李乔峰、吉宏尔体等31人的34个惠农一折通银行账户及毛建华本人的1个农村信用社银行账户,套取农村低保、农村五保、城镇低保、高龄补贴、优抚补助、退役士兵补助、孤儿补助、医疗救助、救助、残疾人补助、民房倒损补助、救灾补助资金182批次4664笔,共计3428055.20元。在此期间,毛建华以现金、存现、转账等方式支付给农户的民政资金共计1110087.80元,其余的2317967.40元被其用于个人生活开支。

“一个乡民政干事在不到8年的时间,贪污民政资金300多万元,每年平均贪污40多万元。”消息传出,令人震惊。

堕落,他从“八小时以外”开始

翻开毛建华的履历,可以看到他的头上曾经顶着不少光环。

他于1996年12月1日入伍,被分配到四川某武警消防部队。入伍一年后,因工作表现突出,被评为优秀士兵。在部队期间,初中毕业的他还参加了中专函授学习,所学专业为法律。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毛建华所在的部队参加了抗震救灾。当毛建华从一处废墟中成功救出一个小女孩时,刚好被新闻记者的镜头捕捉到。部队给他记了二等功。

2001年5月,毛建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10年,毛建华结束了14年的部队生涯,转业到他的家乡宁蒗县新营盘乡担任民政干事。

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新营盘乡在该县15个乡镇中,经济状况稍好些,但贫困人口仍然不少。为了帮助这里的困难群众早日实现小康,国家每年给新营盘乡拨付上千万的民政救助金。

在宁蒗采访时,常听人说:“对山区老百姓来说,他们也许不认识乡党委书记乡长,但一定认识乡民政干事,因为民政干事是发钱给他们的人。”

按理,从这片土地走出去的毛建华,有机会回到家乡为父老乡亲服务,他本应该珍惜这个机会报答家乡对他的养育之恩,没想到他却对经手的资金动起了歪脑筋。

其实,毛建华的蜕变是有一些明显先兆的。

首先是对亲人的冷漠。毛建华的父亲已经80多岁了,身体不大好。一天,他们兄弟姊妹几个召开家庭会议,商议每月每人拿出500元作为老人的生活费,但这个“决议”却遭到了毛建华的反对,他说,500元太多了,他只能出300元。

对赡养费如此抠门的他,在另一些他“感兴趣的场合”却十分慷慨大方。

据熟悉毛建华生活特点的人介绍,毛建华喜欢到宁蒗县城的一些娱乐场所“享受人生”,是不少洗脚店、按摩店、KTV的常客,而且出手阔绰。

“他有时会把他办公室的灯开着,装出一副在加班的样子,但人早已不在单位。他甚至传话给单位同事,如果家人电话找他,就说他在加班,其实他常常夜不归宿。”

“在单位,他话不多,也不和同事有更多的交往,但社会上吃喝玩乐的朋友却不少。”

“他还喜欢打麻将。一部分民政资金成了他的赌资。”

……

许多人都认为,他的堕落是从“八小时以外”开始的。

民政工作,逐渐变成了他的“小王国”

“八小时以外”的毛建华早已为人病垢,“八小时以内”他也是“槽点”多多。

“他经常不在单位,一些村民来乡政府找他往往是白跑。村民对他意见很大,村委会的干部对他的工作也不满意,要求换人。”新营盘乡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村民对他的不满,甚至已经传到他二哥的耳朵里。毛建华的二哥是新营盘乡卫生院的一名医生,在工作中接触村民较多。他经常听到有人说他弟弟的“背后话”,听得多了,他觉得这个弟弟“让人不放心”。一天,他找到毛建华,问他,你到底有没有拿公家占公家的钱?拿了多少?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还。毛建华的态度很坚决:“没有。”

针对村委会干部和村民的意见,当时乡党委政府也考虑过要把毛建华这个民政干事换掉,但谁也不愿意接他的烂摊子。在毛建华担任民政干事的8年间,乡党委政府曾先后派5名同志参与乡民政工作,目的是对他的工作进行监督,对他的权力进行制约。但不管派谁来,毛建华都只让他们做一些“边缘性”的工作,不让他们接触“核心”部分,甚至找各种理由对“外来者”进行排挤。

“很明显,毛建华已经把乡民政工作当做了自己的‘小王国’,把民政资金当做了自己的提款机。”一位新营盘乡毛建华曾经的同事说。

毛建华的种种表现已经引起了乡纪委的注意。2016年,针对部分村民没有拿到民政款一事,时任乡纪委书记杨德林曾经找他谈过话,问其原因。他很不情愿地说,钱还没有到账。

2017年,云南省纪委在民政资金监管平台上发现,新营盘乡退伍军人补助发放情况没有在平台上显示出来,要求乡纪委督促整改。乡纪委相关负责人说:“当时毛建华发了火,说上报了但通不过。”

对乡纪委的监督,毛建华都会找出种种理由搪塞。“我们也都认为他负责的民政工作有问题,但又苦于抓不着要害的证据,也就只能找他谈谈话,提醒提醒,而乡党委政府也觉得他的工作有隐患,但有时又觉得他表现不错,也就不了了之。”杨德林说。

对上,毛建华自有他的一套办法。对下,他主要利用一些困难群众对民政政策不甚清楚,信息不对称等来欺骗村民。而当有些人找到他当面问他要民政补助时,他会看菜吃饭,能糊弄的就糊弄过去,实在闹得凶的,他会从口袋里掏出现金打发掉。

其实毛建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心知肚明的。有一次,一位熟悉他情况的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你这样做,不怕出事?他说,我怕什么,要死大家一起死。

这样看来,毛建华和其他腐败分子不同,他并非是一个隐形的作案高手,相反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迟早要爆炸的炸弹。只是,有些人只希望这枚炸弹不要在自己手上爆炸。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