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春天”里的诗

日期:2020-04-2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苏云华点击:8354 字号:

 

《2020之春》

馨柔的风

揉碎凛冽的冰凌

把午后的阳光拉成

       婆娑的柳条

一如   一扎被拉长的感叹号

在抗疫防疫的第一线

耗尽比长久更久的时空

蹒跚踏破虚缈

眨巴带着病毒的惺忪

拾起      一地破碎的月影星光

堆叠成    一树茂盛的桃红柳绿

雨后的阳光

在柠檬味的空气中姿恣意飘洒

 

《这个春节》

烟花来不及完全绽放

烫伤脆危的节日夜

灯影映清酒

消毒水的味道

拉下黑色口罩

燃上一只纸烟

窗外沉吟的风

如一帘生长尖刺上的梦

花蕾迟迟不愿醒来

急促的电话铃声

撕碎大年初二的夜

那个堵卡点

我在里面

你在外面

二月二    龙抬头

理发店紧闭

头发茂盛而凌乱

二月八    樱花节

村旁矮矮的小山包上

今年花期打烊

这个春节

凉风细碎    一园花冷

有一群人

蒙着幽秘口罩

穿梭忙碌的轨迹

一如流星划破银河

执着地    把春天点燃

 

 《山镇春归》

2020年3月     中山小镇

我   从城里下乡

风   自河沿上山

在小镇那道山丫口

更像一场陈年约好的偶遇

轻柔的山风

纠结盘旋

一簇簇20岁的山茶花

笑靥盈盈

倒淌河里的清月

是一只盛满乡愁的土碗

一汪陈酿    慈母的泪雾

在细碎浪花上浮沉

街道    顺山脊延展

固执的路灯

不曾眨眼

怕惊扰了  暗香暮色

              和晚归的人

拉一拉浅蓝色的口罩

轻踩着自己青衫如许的影子

目光沉静    永不疲倦

如果可以

我愿意彻夜捡拾

细密流溢的

        月光   和灯光

献给

        明天的太阳

 

  《春  晨》

春天的风    温柔而暧昧

拂过娇羞的柳尖

轻易的邂逅    更像一个阴谋

这个春天

荷尔蒙和消毒水一个味道

不知羞耻的晨莺

       还有发情的猫

       还有各种

夜   无奈醒来

朝阳   没戴口罩

一群忙碌的人

没抱怨   天亮得太早

 

  《山里春分 

山风

被病毒和时节的岚瘴封锁太久

一任深闺怨戾

冲破季节的栅栏

疯狂而躁虐     撕裂

        黑色夜幕和春困的眼睑

决绝投入晨空

高调轻狂的姑爷蓝 

困不住对大地的一往情深

山花

        恣意纵情   繁馥芳芳

沉醉于迷乱春烟

蓬勃于青浅绿短

生命不用诠释演绛

自鸿蒙开辟

注定了你我的缘

不用担心

        银河太长  太宽

鹧鸪

肯定注了鸡血  就在昨晚

不然为何

一早啼醒   疲倦的防疫人

并把       一分为二的昼夜

        留给今天

 

   《山里岁月

时间    没上闹钟

            永远休假

心      在岁月的旋漩涡里

            掠影沉浮

一天可以很长

一岁可以很短

泪花和笑颜

演绎着童颜白发

季节的枝稍

山花开过

雪花飘过

背风的树杈里

小鸟   不可以受伤

           亦不可以疲倦

尘埃     沉入泥土取暖

但总被   山风捡拾

没有根   四野为家

山风      躁动轻狂

撕裂虚空

吹走一弯弯月牙

掀翻一盏盏落日

残碎的虚影

天荒地老

说不完的故事

记录在

     疫病防控的工作日记里

         村后老树的年轮里

         和挂在农舍檐下的犁铧上

 

  《山里马樱树》

箐理山纹中

冷冽凝成菱形的晶粒

裹挟枯草残叶

衬着拱土俨列的马牙霜

一如糙砺手背的冻疮

阻断了思维末稍

是否有一款思维叫    冰思

我想

深冬村野间操忙的干部群众

或许也会思考这个问题吧

但可以肯定的是

他们    没想要答案

只是一个劲

顶着冷硬如铁的寒意

偶或想着年迈父母

        或者上学的孩子

手脚不停

在疫病防控的战场上

把自己

        凝铸成一株马樱树

等待下一个春天

献给季节

遍野的    映山红

 

  《休   假》

——会挽雕弓如满月

西北望     射天狼

二0二0年的春天

这次上班很长

这次休假很短

大年初二    开年的晚饭

        丰盛    温馨

全家人团聚的幸福和欢愉

在盛着白酒   红酒   饮料的杯碗

        和欢声笑语里   荡漾

没有故事

也没有   季节的风雨阳光

顽皮的孩子

亲情和年味

        在爆竹声中回荡

烟花   不只属于夜晚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疫情就是命令

菜饭还热    残酒冷

脚步

       在走村入户

         排查宣传

         设卡防堵中

拉得很长   很长

倦容在口罩里面发酵

似劣质的葡萄酒

        很酸  很酸

消毒水醺透的双眼

一如春夜银河盛开的星光

        很亮   很亮

除非你被隔离    不然

        假期  注定打烊

        疲惫  注定加班

这次上班很长

昨日    终于可以休假

        全身骨架   散落满床

这次休假很短

今日   必须动身返岗

提起一口气

只要心中的弓不松弦不散

明天一定和秋天

        一样饱满

 

《山里落红》

季节

忘记四处恣意的新冠肺炎

迷离前行

夜莺

被消毒液熏醉

啼声喑哑困顿

窗外破碎的雨滴

在夜风中凝固

砸在地面

一缕微尘

山里小镇

遗落花丛的故事   和传奇

和山外喜欢看晚霞不同

最刻骨的   永远是

凉冽盈袖的清晨    和

最后什起的星星

一个不小心的邂适

绝对不在黄昏

土豪般绽放

是你点燃多梦的青春

昨夜星辰昨夜风

今晨

        注定是一个感伤

站在满地落红前

没有黛玉葬花的狗血剧

调谢

        同样可以温暖生命

 

 《诗和远方》

拖着沉重的脚步

蜗行狭僻的乡间

掀开每一道晴雨晨光

踩碎最后一缕如血残阳

灵魂在镇 村 组 户间流窜

没有传奇

一切归于平凡和忙碌

诗和远方不再浪漫

没有年月   不分季节

希望随时可能在泥土中破壳

无奈每时可能常客般来往

不厌其烦的防疫知识宣传

         测量体温  登记信息

你来我往的辩论争执

眼与眼的交流

心与心的对话

直到

    我说了  你听了

    我行了  你做了

      诗和远方   沉淀了

 

   《晨》

一帘缥缈幽梦

滤过轻纱凉衾

砸碎青涩未熟的浅眠

伴着欲睡的月光

风的青影里

防控疫情的最前线

披上岁月的旧袍

还有锈迹的铠甲

循着初心

迎接第一缕阳光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